廣東中共黨史學會關于補辦入會登記手續的通知 廣東中共黨史人物研究會關于補辦入會登記手續的通知
當前位置:學習教育>口述歷史
回憶鄧小平1992年南方之行
時間:2018-06-01 來源: 作者:

謝非打電話告訴我說:“我們盼望已久的那位老人將要來了!”

小平同志在深圳一直很興奮,說了一句讓人震驚的話,“那些人盡講屁話”

小平同志提出要主要“防左”,他說:“我一生三次挨整,都是‘左’!”

在從深圳市區去蛇口途中,小平同志說,實際上我們要搞的是共同富裕

小平同志視察珠海期間,一再談到要加快發展,說發展慢了就等于停滯

 

陳開枝的回憶

我是1964年8月5日奉調到廣東省委工作,1992年陪小平同志視察南方以后,離開省委機關,到廣州市工作。在這29年的工作中,除了做省委主要領導的秘書以外,又當了8年秘書處長、8年副秘書長。1985年接任副秘書長后,分管中央領導到廣東視察的接待和安全保衛工作。1992年鄧小平同志視察南方時,我是全程操辦。

回憶小平同志視察南方的情景,看看今天我們黨和國家的發展,就會更加深刻地理解小平同志視察南方的重大意義。我認為:我國的改革開放有今天這樣的變化,同小平同志這次視察有著直接聯系。大家都讀了《鄧小平文選》第三卷最后那篇文章。他也說了,這是作為終篇之作,也是對全黨作出的一個交代。我認為,小平同志這次視察南方,是一個戰略性的舉動。

當時的情景,我現在仍記憶猶新。1992年1月1日,我到南海市的一個鎮去檢查工作。上午10點,謝非同志用我們能夠聽得懂的語言打電話告訴我說:“我們盼望已久的那位老人將要來了!”他要我回機要室看電報,作出一個計劃安排。我聽后,非常興奮。我對南海市委書記、市長說:“我有急事馬上要走。”他們要我吃了午飯再走,我說不行。我離開南海回到機要室,看到了中央辦公廳給廣東省委發來的密碼電報,內容很簡單,只有兩行字:小平同志要到南方休息,請廣東省委做好安全、接待工作。我看完這個電報,對身邊的同志說:小平同志這次來廣東可能不光是休息,可能會有大的舉動。我們立刻明確了這樣一個指導思想:小平同志已經88歲高齡了,很難說再有第三、第四次這樣的舉動了(改革開放以后,小平同志第一次視察南方是1984年,這是第二次)。他這次來,我們不僅要把安全保衛工作和他的生活安排好,讓他休息好,而且要利用這次機會,讓小平同志把他的思想談出來。另外,還要讓他多看一看他自己耕耘的改革開放試驗田的變化情況。所以,1月1日當天,我們就研究了他要去的地方、要做的準備工作。

1月3日,由三人組成的先遣組由北京來到廣州。我把我們的想法告訴他們:這次來,不僅僅休息,一定要把他的思想留下來,要多看一些地方。他們的計劃是:專列直達深圳,在深圳住幾天,坐船去珠海,在珠海看幾天,再坐船回深圳,然后從深圳離開廣東去上海。我對他們說:這個方案,一個是在海上奔波兩次不大安全,再一個是不能看到珠江三角洲的變化。我說,最好在看了珠海以后,從中山、順德回廣州,沿途再看看容聲冰箱廠,看看三角洲這些地方的變化。另外,想讓部隊和省里幾套班子的領導見一見小平同志。北京來的先遣組基本上同意我提出的這個路線。隨后,我們就派車去深圳、珠海、三角洲選點。我跟先遣組的負責同志說,為了留下一些歷史資料,最好讓南方日報社、廣東電視臺和新華社三家的記者跟著。他們也同意了。

我們從小平同志視察南方的幾個情節中,能夠體會到他當時的心情。首先第一個情節:專列到武昌后,停車加水20分鐘。他下來到月臺上散步。湖北省委書記關廣富和省長郭樹言在休息室等著。小平同志身邊的工作人員跟他說:湖北的書記、省長都在里面,要不要見一見?小平同志說:“那好啊,見一下吧。”他們就從休息室走出來,到月臺上陪老人家散步。一見面,老人家開口第一句話就問:“你們的生產搞得怎么樣啊?你們的經濟搞得怎么樣啊?”關廣富向老人家匯報了情況。接著,老人家就說了一通話,如作風要扎實,去抓工作、抓經濟,等等。小平同志到深圳以后,我們問他身邊的工作人員,小平同志在湖北談了什么?他說:談話不多,整理后一共不到500個字。小平同志在武昌的談話,主要是談作風問題的。傳回北京后,中央辦公廳很快就發了個文件,作出了關于加強作風建設的六條規定,即六個不準。

第二個情節是,按照原來的計劃,1月19日上午9點小平同志抵達深圳以后,上午休息,下午參觀。但小平同志到賓館后很快就走出來了,說要出去。我說:都商量好了,下午再出去。先休息吧。他說:“你不知道,我坐不住。”他說他也聽到了關于深圳的一些怪話。他一定要出去看看深圳到底是怎么個情況。最后,我們只好陪著他去散步,給他匯報了一些情況。

第三個情節是,小平同志下午出去看市容,把深圳看了一個遍。沿途他一直很興奮,看到了這里的變化、那里的變化。回到賓館下車的時候,他說了一句讓我更加震驚的話。他說:“那些人盡講屁話!”他認為,那些攻擊改革開放的人都在胡說八道。

總之,這三個小情節,可以看出他當時的心情。本來,他對中國應當怎么走,1989年政治風波以后應該怎么走,已經說清楚了。他在接見首都戒嚴部隊軍以上干部時的講話,已經講得很清楚:改革開放沒有錯,一定要高舉改革開放這個旗幟。但是,在怎么走的問題上,當時確實有干擾。有人認為多一分外資企業,就多一分資本主義,就是一種很典型的輿論觀點。

小平同志是在我國改革開放和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面臨這樣嚴峻考驗的歷史關頭視察南方,并發表南方談話的。本來,他可以在北京找人談他的想法,但他并沒有這樣做。他來到改革開放的前沿陣地廣東后,也沒有開干部會來談。我想,他主要是考慮自己已經退休了,是一個普通的共產黨員。他視察南方期間,見到工人就跟工人談,到哪個場合,坐下來就談。他曾說過:“我是中國人民的兒子,我深情地愛著我的祖國和人民。”在視察南方期間,從他的言談舉止中,我更加深了對這兩句話的理解,從中看出他的無產階級革命家的胸懷和風格:非常憂國憂民,擔心改革開放的方向會被扭轉。于是,他就采取了這樣一個辦法:把自己的思想留下來。最后,小平同志的這些思想,奠定了黨的十四大的思想理論基礎,并為全黨所接受。

小平同志視察南方談話的內容很豐富。就我自己的理解,小平同志的南方談話,明確了下面幾個重要問題:

第一,他反復講黨的“一個中心,兩個基本點”的基本路線,并強調說:這條基本路線一定不能動搖。這條路線是用沉重的代價換來的,總結了國內外的經驗。

第二,他反復講要抓發展,強調“發展是硬道理”,“科學技術是第一生產力”。在珠海仿真廠的一個車間里,他舉著手大聲地對工人們講:我們落后幾千年了,決不能這樣維持下去了;落后就要挨打;不改革開放,不發展生產力,就只能是死路一條。

第三,他特別強調要堅持“兩手抓”,說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不能搞得像資本主義那樣烏煙瘴氣,那樣就失敗了。他很重視新加坡的經驗,提倡借鑒新加坡的經驗,即要注意精神文明建設。

第四,他也十分重視反“左”的問題。這個問題,他在許多場合都談了。但他談得最透徹的一次,是在從深圳去珠海的船上。那次,我們六七個人圍著他,謝非同志向他簡要匯報了廣東的發展情況。接著,小平同志就談起來,談了1個多小時。他說:經濟能夠發展多快就要發展多快,要有跳躍式的發展。廣東一定要追趕“四小龍”,要用20年基本實現現代化。他還說:一定要結合自己的實際,思想要解放。他說:“我告訴你們,我鄧小平就沒有讀過多少書,沒讀過多少大部頭。但是,讀過《聯共(布)簡史》,讀過《共產黨宣言》。我只是用馬列的這些基本觀點來研究中國的問題。”他還說:“‘左’的東西長期根深蒂固地影響著我們黨。縱觀我們黨七十年的歷史,‘左’,好像革命,實際是害死人。不解決‘左’的問題,就不能解決中國的實際問題。”

小平同志視察南方期間,走到哪里談到哪里。但是,他談話的思路是非常清楚的:當時要解決什么問題、明確什么問題,當時黨內有些什么思想障礙,以及對這些問題應該怎么回答……他對這些問題都作出了正確的回答。我覺得,只有把這些談話放在一定的歷史背景下來看,才能看到小平同志視察南方意義的偉大,作用的巨大。

小平同志南方談話的中心意思,就是要堅定不移地貫徹執行黨的”一個中心、兩個基本點”的基本路線,堅持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抓住當前有利時機,加快改革開放的步伐,集中精力把經濟建設搞上去。黨的十四大以后,我們黨和國家事業的蓬勃發展,與小平同志這些思想的指導分不開。同時,以江澤民同志為核心的第三代中央領導集體在實踐中又有發展。由此,我感覺到,我們國家是非常有希望的。

作為小平同志視察南方這一重大歷史事件的見證者,我經常回憶起小平同志當時的音容笑貌,感覺這是對我的極大鞭策和鼓舞。作為一個普通黨員,我沒有道理不做好工作。小平同志此舉表明,他對國家負責,對人民負責啊!通過陪他視察南方,我的靈魂也得到了凈化,從他身上汲取了無窮的精神力量。我深信,在這種力量的感召下,我們一定能夠乘風破浪,把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不斷推向前進。

陳建華的回憶

1992年是改革開放以來小平同志第二次視察南方。我當時擔任謝非同志的秘書,按照謝非同志的要求,負責小平同志談話的錄音、整理工作。最初,沒有安排這個任務,因為一開始說是來休息的,不作指示,不講話,不聽匯報,不題詞,不見報。

小平同志的專列是在1月19日上午9點多鐘抵達深圳的。謝非同志和深圳市委書記李灝、市長鄭良玉等領導同志前去迎接。到深圳迎賓館的桂園下榻后,小平同志剛進房不一會兒,就又走了出來,說坐不住,要出去走走。

我覺得,小平同志南方談話的整個思路,就是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的信念問題。核心是堅持改革開放,堅持發展,堅持黨的基本路線。決心和信心問題談得比較多,也講一些對歷史的回顧。

按照預定的安排,上午休息,下午出去看。小平同志當時不抽煙,只喝一點加飯酒,一餐一杯。他到深圳后的第二天,去了國貿大廈。在那里,李灝和謝非同志分別匯報了深圳和廣東的改革發展情況。簡單匯報后,小平同志開始講話。當時,很多人感到措手不及,因為沒想到他要講話,事先沒有準備。小平同志講話時,我站在他的后面。他一開始講,我就按下了錄音機的按鈕,開始錄音,把講話內容完整地錄下來。其他人多數都沒來得及做記錄。那天,他講了很重要的一些話,比如:講中國還是要發展,不發展跟周邊一比就不行了。他還說:蘇東發生這么大的變化,一夜之間就完了。中國為什么沒有倒?外國人說因為有我在。這個話有點道理。他說,中國不能亂。外國希望中國亂,亂了對外國有什么好處?一亂,肯定會有很多人跑出去,還帶著槍,那樣,世界就亂了。

在國貿大廈,小平同志前后講了30多分鐘。第二、第三天,包括在植物園,小平同志談的幾個比較重要的問題是:一個是股市問題,他說要允許大膽地試,起碼試幾年,不行就關,還可以留個尾巴。一個問題是,再用二十年,我們可以走出一個基本定型的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制度。這是去植物園種樹回來時講的。謝非同志為了更明確時間,問:“小平同志,是從現在開始,還是從改革開放開始?”小平同志說:“再用二十年”(即從1992年開始)。在小平同志的講話里,始終貫穿著一個時間觀念,比如:2050年、本世紀末、翻兩番、第二步走、第三步走、20年趕上“四小龍”、香港50年不變、黨的基本路線堅持100年不動搖,等等。還有一個是,要搞改革開放,沒有一點闖勁不行。他說:搞改革開放,辦經濟特區,一開始就有人反對。要允許看嘛!現在已經不是允許看的問題了,而是要大膽地闖。再一個是要堅持黨的基本路線100年不動搖。他強調:不要動,不要改變現行的路線方針政策。誰要改變,老百姓不答應。只要我們能夠堅持發展,再過一百年,中國就富強了。現在我們就那么一點家當。但是,今后十年會有更大的發展,到那個時候,我們可以基本上實現小康了,社會主義就會更有生命力。資本主義是會衰亡的。他始終堅信:社會主義一定會戰勝資本主義,這是一個替代的過程。我覺得,小平同志視察南方談話貫穿的一條主線,就是對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那種信念、那種堅持,并對之闡述得特別充分。

在深圳,小平同志還談了另外一個比較大的、更有現實意義的問題,那就是社會主義是什么?他說,實際上我們要搞的是共同富裕。他說:廣東現在富了,很多地方的人跑到這里來打工,我家鄉四川就有很多人跑到這里來。這些話是在從深圳市區去蛇口的途中講的。當時,我還跟他開玩笑說:“小平同志,有個牌子上寫著‘歡迎您到蛇口來!’”毛毛翻譯給他聽,他笑了笑,沒有說話。謝非同志對他說:“現在廣東的發展也很不平衡,山區還是比較窮。”小平同志說:你首先要把廣東的貧富差距問題解決好。其次東部要支援西部,但不要養懶人。他說:這個快了不行、太早不行,太慢也不行。十年內不要動。李灝同志又問起時間問題:“小平同志,那是到什么時候?”他回答說:“本世紀末吧。”在船上,他還談了關于馬克思主義、關于反“左”的一些問題。他說:“我一生三次挨整,都是‘左’!”他提出要主要防止“左”。

小平同志在深圳還提出廣東力爭用20年時間追趕亞洲“四小龍”問題。他到深圳的第二天就對廣東提出了這個要求。當天晚上,謝非同志叫我算算,我一直算到第二天凌晨4點鐘。因為當時廣東的人均GDP是很低的,只有1000多元。要搞到“四小龍”的水平,怎么算也不行。他在從深圳去珠海的船上講:“廣東始終是中國改革開放的龍頭。但是,你們要善于藏拙。要把尾巴夾得緊緊的。”廣東要帶好頭,不僅經濟要上去,精神文明建設也要上去。謝非同志在船上還把那天算賬的情況給小平同志作了匯報:在總體上、經濟總量上可以超過“四小龍”,但人均還有較大差距。后來,從廣東的實際出發,制定了一個珠江三角洲經濟區的規劃,經過20年的建設,珠江三角洲完全可以達到臺灣、香港、新加坡和韓國的水平。黨的十四大提出:“力爭經過二十年的努力,使廣東及其他有條件的地方成為我國基本實現現代化的地區。”我們算完以后,小平同志就指著廣東地圖,謝非同志給他匯報說:我們也分三塊。一塊是珠江三角洲,人口占1/3左右,工業產值占80%,GDP占70%,出口占80%,這叫第一世界;東西兩翼也是沿海地區,但還不富裕,算第二世界;其他的……小平同志說:那其他的就是第三世界?謝非說:是啊。小平同志說:“要得,要得。”

小平同志在船上還談了其他一些問題,即關于馬克思主義理論的問題、關于社會主義必然戰勝資本主義的問題。他說:我沒有別的,就是相信毛主席倡導的實事求是,就是要實事求是。馬克思主義理論,我也只是學了個ABC,但是,馬克思主義并不玄奧。就是要膽子大一點,要敢闖,頭腦清醒,錯了就改,錯了就糾正。這就問題不大。要講問題,我們的問題還少啊?什么時候問題少過?把它解決了就是了嘛。我們聽后,非常受感動,受鼓舞,受教育。他風趣地說,廣州軍區司的令員朱敦法,他在淮海戰役的時候還是個娃娃,是個連長,他帶兵打仗可以,我不行,我沒有帶過兵,我指揮大兵團作戰可以。他講這話的意思是說,要有宏觀的思維,要有這種意識。

小平同志到珠海后,去看了幾家工廠,主要是科技方面的。在江海電子廠,在生物公司,在亞洲仿真控制有限公司,都談了中國的科技問題。他說:中國應該在世界高科技領域占有一席之地。他以錢學森為例,說當時搞“兩彈”,只給了他100名中學生,很艱苦啊,都是從基本的東西學起。現在條件多好啊,以前哪有這樣好的設備呀。一個珠海就有這么多的科技人員,那全國就更多了。再過十年,我們的實力會更加強大。但是一定要開放,要走出去。不開放,鼻子不通,信息不靈。他指出,在海外的中國人回國,不管過去政治態度如何,都可以回來,好好安排。要告訴他們,只有我們才相信他們,只有祖國才真正相信他們。他堅持要握一握年輕人的手,并且說“你們是中國的希望”。他說:“我老了。但是呢,我要多看點新鮮的,新東西,越新越好。新的東西多了,人民高興,我高興,中國高興。中國已經窮了幾千年了,是改變的時候了。要靠你們,在世界上,中國科技應該占有一席之地。要靠你們。”

在江海電子廠,他還講了一段很重要的話。那家廠很簡易,是浙江的兩位科技人員夫婦辭職下海,在珠海辦的一家電子加工廠。他參觀出來后,跟謝非同志說:“這家廠子姓社不姓資。”后來,謝非同志在給省委的報告里引用這段話時,講:“不要隨意貼上姓社姓資的標簽。”

小平同志視察珠海期間,一再談到要加快發展,說發展慢了就等于停滯。我覺得,他在珠海主要就是談這個問題。其間,有過一個插曲,促成了后來的浦東開發。那天,我們從外面回來,快到中午了,車子要進石景山大門的時候,梁廣大同志說:我們的財政收入,從幾百萬發展到現在的8個多億了。小平同志馬上說:搞特區啊,當時深圳考慮的是靠著香港,珠海考慮的是面對著澳門。汕頭呢,是華僑多。廈門呢,是臺灣。我有一個失誤,就是沒把上海搞成特區。因為路程很近,只有幾百米,他講到這里的時候,車子已經到賓館門口了,有人便喊,“行了!老爺子,下車了!下車了!”我說,“不要,不要下車。”于是,大家又坐了下來,聽他把話講完。因為年齡的關系,小平同志并沒有注意到這些,他繼續說道:“這是我一個失誤。我當時就沒有考慮到上海,上海人多精明喲。”當天晚上,我在整理小平同志視察南方談話材料的時候,把這段內容完整地整理進去。黨的十四大之后,中央決定建浦東新區,實行比特區更“特”的政策。

我覺得,在中共黨史上,在改革開放史上,小平同志視察南方,是建國以來一個重大的事件。可以說是掀起了第二輪改革開放的高潮。小平同志視察南方,在國際共運史上也有一定的位置。廣東這十年來的發展,完全是按照小平同志視察南方談話的要求,按照“一個中心,兩個基本點”的基本路線,堅定不移,大步往前走的結果。我認為,對小平同志視察南方這個問題進行探討,研究小平同志的思想,很有意義。

 

姚欣耀的回憶

小平同志視察南方,要從1991年夏天說起。那年六七月份,鄧樸方來深圳,住在松園別墅。我陪李灝同志去看他。李灝對他說:你要回去了,問老人家好,請他再來,這些年又有很大變化。鄧樸方回答說:我們一起做工作,有可能到冬天來。此后,李灝多次找我們談話,說看來爭取小平同志來深圳是有希望的,從現在起就要開始做準備工作。根據市委的要求,我們接待辦及時提出了整治、裝修柏園和桂園別墅的報告。李灝同志及市政府有關領導批復后,就動工了,還修建了一條專門供小平同志散步的小路。

小平同志來深圳時,我參與整個接待工作,從頭到尾都參加了,還記了工作日記。當時的保密工作做得很好。深圳方面的接待方案和思路,經市委主要領導審定拍板:第一站到國貿大廈,上旋轉餐廳看深圳全景;第二站去看皇崗口岸;第三站去民俗村,了解深圳的精神文明建設;第四站看先科,了解科技方面的情況;第五站去漁民村(當時因氣候原因且已經沒有了漁民,只有村,加上道路又不好走,結果沒有去);第六站去仙湖植物園植樹。

小平同志的專列于1月19日上午9點到達。毛毛攙扶他下車。雖然坐了兩天兩夜的車,但一點也看不出他有疲勞感。謝非同志上前迎接:“小平同志,我們非常想念您!”李灝說:“小平同志,我們深圳人民歡迎您來視察。”毛毛就對他講:“人民歡迎你,謝非、李灝歡迎你。”迎接的車隊到了迎賓館后,在小平同志步入別墅時,我在旁邊對小平同志說:“首長,這是桂園別墅,1984年您住過的地方。”小平同志點頭說:“我記不住了”。我又說:“首長,這房子又裝了一下,房間小了一點。”小平同志說:“房還是小點的好。”他說話的聲音很洪亮。

進房不到10分鐘,小平同志就走了出來。小平同志身邊的工作人員孫勇對我說:“小姚,快、快,小平同志要到外面走走。”我說:“沒有安排呀。”小平同志剛到,就這么急著到外面去看,當時我們都感到很驚訝。

我們只好提前按準備的路線走,到皇崗區看市容。小平同志興奮地說:深圳變化這么快、這么大,我想不到。他還說:看來,我也有失誤的地方,應該把上海也放進來就好了。

孫勇同志對我說:小平同志高興了。看來深圳不錯。

午飯,小平同志一家在一起吃的,沒有宴請。我們和工作人員一起就餐,因菜肴多了,沒有吃完,孫勇同志批評說:小平同志對身邊的工作人員要求非常嚴格,他心里總是想著全國人民,你們要注意節約啊!

20日上午9點30分,小平同志來到國貿大廈。老百姓聽說他來了,全都聚集在路邊。看到小平同志后,都情不自禁地鼓起掌來。這顯示出深圳人民對小平同志的熱愛。小平同志的一些重要談話,主要是在這里講的。當天上午離開國貿后,接著又去了先科。在國貿,小平同志與群眾接觸的熱烈場面,使負責警衛的同志感到為難。為了做好第二天去民俗村的安全工作,當天下午又作了進一步的研究。

21日上午,車隊直接開到了民俗村內。像往常一樣,一些游客在里面游覽。小平同志堅持乘坐電瓶車游覽與群眾見面,并頻頻向大家招手。

22日上午,去仙湖植物園。在那里,小平同志親手種下了一棵“高山榕”。植樹結束后,小平同志自己走了十數步,盡顯偉人風采。當時,電視臺的同志“緊急行動”,拍攝下這一珍貴的鏡頭。由于當時的風比較大,毛毛和孫勇勸他趕快上車,往回走。小平同志說:“就走啊?”“真不自由。”

小平同志在深圳的講話主要是在國貿大廈講的。當時,李灝、謝非同志匯報后,小平同志講話。他在深圳講話的主要內容有:姓社姓資的問題,要堅持兩手抓,要敢闖、加快發展,黨的基本路線要堅持一百年不動搖,要少說空話、反對腐敗。有時在迎賓館散步時,邊聽謝非、李灝同志匯報,還邊插話。一次,當李灝同志講到“改革開放有一定阻力”時,小平同志回過頭來堅定地說:“是攔路虎,就趕走;是絆腳石,就踢開。”“改革開放一定要搞下去,不改革開放只能是死路一條。”(此話在國貿旋轉餐廳聽匯報時又說一次)在民俗村,他主要講了共同富裕的問題,說:要鼓勵一部分人先富起來,帶動貧窮地區共同致富。

小平同志離開深圳之前,還接見了有關領導和工作人員,并分別與他們合影留念。照相的順序是:第一批是廣東省委書記謝非、新華社香港分社社長、廣州軍區領導以及深圳五大班子領導;第二批是參加接待工作的全部人員;第三批是公安警衛交警等人員;第四批是執勤武警部隊的同志。

小平同志離開深圳不幾天,任仲夷同志來了。他問我有沒有作記錄,還說:小平同志來深圳講話后,中國的改革開放將會掀起一個新的大波濤。他告訴我:“應該有思想準備,趕快整理。”我聽了這話,很是激動。后來,周南同志見到李灝書記時說:“深圳把小平同志請來了,這不僅對深圳,而且對全國的改革開放都會起很大的推動作用。”

我覺得,在接待小平同志的幾天時間里,自己受到了很大教育。一是小平同志和身邊的工作人員都很儉樸,沒有給地方負責接待的同志提什么過分的要求;二是他心里始終裝著人民群眾,非常熱愛人民;三是他對中國的改革開放事業非常關注;四是對中國下一步應當怎么走提出了一系列新思想。小平同志的談話雖然是脫口而出,但又都是經過深思熟慮的。我認為他講話的內容,無論是思想性,還是科學性,都是最高水平的。參加接待小平同志后,我曾對自己的親屬講:“要是小平同志再年輕十歲就好了!”

(摘自:歐陽淞 曲青山主編:《紅色往事:黨史人物憶黨史》,濟南出版社)


 

广东快乐10分人工计划